打菜籽喽

明天我爸就回来了
所以
周末可能也不会更新了
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
( •̥́ ˍ •̀ू )
争取下次多更一点吧(。•ω•。)

「恋爱十五题」铃木一郎×石川安吾(11-15)

都最后几题了让我来点肉渣吧⊙ω⊙,傻白甜,重度ooc,求轻喷〒_〒
11一方受伤
石川安吾受伤了,谁也没有料到那个犯人持有枪支,他在打伤石川之后便逃离现场。
等立花和其他刑警赶到时石川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把他送到医院后立花纠结了许久还是给铃木一郎打了电话,十分钟后对方赶到医院,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表情,不过浑身散发出的名为“愤怒”的气场让人完全不想靠近。
“那个犯人,叫什么?长什么样?”
“诶?”虽然很疑惑为什么他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立花还是全部都告诉了他。铃木一郎听完就离开了医院,并且此后两天立花都没有看见他。
第二天石川安吾醒了,立花将铃木一郎的事情告诉了他,石川沉默了很久,说:“铃木去找那个犯人了。做好见到犯人尸体的准备吧。”
立花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再次见到铃木一郎是两天后,他拖着一个人来到警局,立花赶紧跑过去,发现那人正是之前打伤石川的犯人。
后来犯人被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全身多处骨折,胳膊上关节全部被卸了。治疗过程一直在惨叫,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犯人立花都有些心疼。
“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铃木一郎还是不回答,委屈巴巴的看着石川。
怎么感觉养了个熊孩子?(¬_¬)
12说好的吃东西呢怎么又亲上了
石川安吾回家前逛了下超市,突然发现了一种食物。
糍粑。
看起来挺好吃的,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石川买了一小盒。
回家拿微波炉热了下,铃木一郎刚把糍粑石川就夹了一块塞进嘴里。
入口微甜,而且,超级粘。
石川捧着腮帮子嚼了好久,铃木仿佛看到一只正在藏食物的仓鼠。
好可爱。
石川安吾还在努力的嚼啊嚼啊嚼,铃木一郎突然就吻了上来,把糍粑卷到自己口中,面无表情的咽下去。
“很好吃。”
(咳咳咳……这是我同学给我的梗,给的理由是“我想吃糍粑”,这一题写的我啊,自觉罪孽深重(¬_¬))
13早安吻
闹钟已经锲而不舍的响了好久,而石川还没有要起床的迹象。
铃木一郎关掉闹钟,把石川拉到怀里,轻轻说:“安吾,起来了。”
石川安吾揉揉眼睛,抱着铃木吻住他。
“早上好。”
14相拥入眠
被铃木一郎抱住时石川安吾被吓到了,回家已经是凌晨一点,还以为铃木一郎已经睡着。
“你还没睡?”石川拍掉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脱了衣服躺到铃木怀里。
“我想等你回来。”揽住石川的手臂微微收紧,铃木一郎轻轻吻了吻他,“晚安,安吾。”
“晚安。”
15
石川安吾并不属于性 欲很强烈的那种人,但是很喜欢和铃木一郎做 爱,每当看到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因为他而出现表情石川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石川安吾喜欢在高 潮时紧紧抱住铃木一郎,轻轻蹭他的脖子。
喜欢在高 潮后轻舔铃木一郎的喉结,双手在对方身上摸来摸去。勾起对方的欲 望。
喜欢在铃木一郎离开他的身体后幼稚的用手堵住精    液,用微微沙哑的声音问:“不再来一次么?”
石川安吾需要一种安全感,而铃木一郎可以给他。

「恋爱十五题」铃木一郎×石川安吾(6-10)

极其傻白甜,重度ooc,求轻喷〒_〒
6买衣服
难得休假,石川安吾打算去买衣服。
在和铃木一郎同居之前的假期石川基本上就是在家里睡觉,并不需要出门穿的衣服所以根本没有,柜子里除了家居服就是西装,放假要外出哪种都不合适吧?
商店里
石川安吾有些拿不准买哪件,于是转身问铃木一郎:“我买哪件?”
“你穿哪件都好看。”今天的铃木一郎也保持着面瘫脸。
“所以你又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还是随便买一件吧,石川有些无奈。
7在屋顶看星星
石川家在小区,没有天台这种东西,顶楼是别人的家,看个星星而已还跑到不认识的人家里去看这不是找打么?
(咳,这一题我来说明一下啊,当时我从网上抄了三十道题,然后让我一个朋友帮我选,我说了不想写这题她还是选的这个,于是我就小小的报复一下╮( •́ω•̀ )╭)
8大扫除
放假就应该收拾屋子打扫卫生。
这是居家必备好男人高仓奏告诉石川安吾的,于是石川决定和铃木一郎一起打扫。
打扫这种事,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平时感觉家里挺干净的但是真正打扫时石川才知道自己当时错的多么离谱。
以后都不想打扫了……石川很郁闷。
把一切都收拾好已经是傍晚,此时石川早就累得不想动,整个人倒在床上,宽松的衣服因为他的东西而往上提了点,露出精瘦的腰身。
铃木一郎觉得自己可能病了,不然为什么每次和石川安吾在一起都会心跳加速?
9因为恶劣天气被关在家里
石川安吾放假第一天下了特大暴雨,第二天依然雨势不减,今天是第三天,雨还是没停。
原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石川心情不怎么好,窝在铃木一郎怀里看书。
铃木一郎对出门没有这么大的执念,比起出门还是更喜欢像现在和和石川呆在一起。
“安吾。”
“嗯?”
“我们来做吧。”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是……石川放下书,直起身子吻了上去。
果然下雨天就适合呆在家里。
10做饭
石川安吾因为工作关系天天买速食,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做饭。
比如现在,他就在切菜。
铃木一郎在客厅看书顺便偷窥自家衣服。
突然,石川放下菜刀从厨房跑出来,眼眶红红的,脸上还有泪痕。铃木赶紧放下书走过去。
“怎么了?”
“洋葱……”
铃木一郎把石川拉到水池边,接了点水给他冲冲眼睛。
“现在好多了……”石川擦干净脸上的水,小声说。
今天的安吾也好可爱。来自痴汉铃木一郎。

如果源治转到凤仙(番外)

我之前问我朋友有没有什么写文的梗,这傻子跟我说“你妈炸了”,我:“……”
于是就有了这篇番外。
极其沙雕。
正文如下

这件事发生在泷谷源治刚刚转到凤仙的第二天,无论如何都不想去凤仙所以早上磨蹭了好久才出门,走三步退两步的走到门口,被杵在门口的鸣海大我吓得一哆嗦。
“你怎么在这里?”泷谷源治后退一步,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鸣海大我丢掉烟,抓住源治的衣服把他拉出来。
“来看着你,昨天你就碍到中午才来学校!”
泷谷源治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走在鸣海后面。
路过一家花店时,泷谷源治像是想到了什么,郑重其事的喊:“鸣海!”
“怎么了?”这祖宗又怎么了……鸣海大我无奈的转过来。
“你妈炸了!”
“……”
趁鸣海一脸懵逼时泷谷源治趁机跑了,于是留给鸣海的就只剩跑步带起的灰尘。
“我操……”稳重的凤仙老大难得爆了粗口呢。
思考了一下,鸣海大我给时生打了电话。
既然你这么不乖不要怪我请家长。(划掉)

如果源治转到凤仙(4)

肝了好久终于写好了,傻白甜,重度ooc,求轻喷〒_〒
正文如下

今天凤仙内部的气氛又不太对了,上一次是泷谷源治转学,这一次也是因为他,只是原因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同。
夏季的天总是变得很快,泷谷源治这个老是忘记带伞的娃在上学路上遇到下雨就只能跑到学校,再加上凤仙有个别人看不惯他所以被打的一身伤倒在路边。
被路过的漆原凌发现时源治正趴在草坪上,身上湿透了,雨水把伤口泡得有些泛白,漆原凌善心大发把他背回来,无视鸣海大我惊悚的表情去拿药。
是谁把这祖宗打成这样的啊……
鸣海大我现在相信了以前别人跟他说的:突然下雨绝对不是好兆头。漆原凌拿毛巾擦干净源治脸上的雨水,皱着眉头给他擦药。
“鸣海。”漆原凌头也不抬,脱掉泷谷源治的湿衣服。
“嗯?”
“他发烧了。”
“诶?”
鸣海大我摸摸源治的额头,粗略估计大概可以烫熟一个鸡蛋吧。
啊……头好痛……鸣海用力捶了捶脑袋。
像他们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打架是常有的事,有个小伤擦点药就行了,谁没事整天带退烧药啊……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了思考,鸣海大我有些不耐烦的接了电话:“喂喂。”
“鸣海,是我。”
卧槽时生!鸣海被吓的差点把手机丢出去。电话那头的人依然淡定地问:“源治呢?我找他有事。”
“那个……”总不能告诉时生是有人打了泷谷源治导致他昏倒在雨里然后发烧了吧……他们绝对会把凤仙拆了的!鸣海有些迟疑。
“泷谷源治发烧了。早上下雨,他没带伞,而且有人打了他。”漆原凌突然抢过电话。鸣海想抢回来但是被躲开了。
夭寿啦凤仙保不住啦……
“啊……这样啊。”时生的声音依然平静,不过鸣海已经能想象到他的表情,“你们有退烧药么?没有就先带他去医院吧,我们一会儿就去。”
“行。”漆原凌挂掉电话,鸣海大我赶紧问:“他怎么说?”
“去医院。”漆原凌拿了两把雨伞,又说,“你来背他。”
鸣海大我认命的背起泷谷源治,一边背着人一边还要撑伞,鸣海觉得他们已经变成了保姆,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
昏睡中的源治乖巧地挂在鸣海身上,因为不满被摇来摇去而哼了两声,头轻轻蹭了蹭鸣海的脖颈。
果然长的好看的人都是祸水!鸣海浑身紧绷,加快脚步。
铃兰的众人来的时候源治已经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黑压压一大群人冲进病房,搞得护士还以为是黑社会纠纷差点叫保安。
“源治怎么样了?”带头的时生一改往常温柔的气场,阴沉着脸。
“已经打了点滴,医生说等烧退了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时生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下,拉了把椅子坐下来:“那么,是谁打了他?”
问到正题了!鸣海顶着一群人仿佛要吃人的目光艰难地开口:“我不知道……”
“我今天来学校的时候看见他倒在草坪上就把他背回去了,至于是谁打的,我不知道。”漆原凌低头玩伞。
尴尬的气氛蔓延到整个房间。
源治醒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几十号人的目光,吓的整个人缩到被子里。“源治?你有哪里不舒服么?”尹崎瞬见他醒了连忙冲上去,焦急地问。
鸣海大我见他没事也松了口气。
“还,还好……”泷谷源治还没反应过来,等到真正清醒时才发现铃兰来了那么多人,“你们怎么来了?”
“鸣海说你发烧,我们就过来了。”一直沉默的时生直起身子,问,“源治,谁打了你?”
泷谷源治想了好一会儿,说:“就是之前那个一直找我茬的那个……岩崎俊!”
“岩崎俊?”
鸣海大我想了想,有些惊讶:“原来是他……”
“是谁?”时生问。
“凤仙的一年级新生,一直明里暗里找茬,没想到会……”没等鸣海大我说完,牧濑又问:“那个岩崎俊,现在在哪里?”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学校。”漆原凌收好雨伞,迎上众人的目光,“我陪你们去吧,你们不知道哪个是他。”
时生点点头,站了起来:“尹崎,你在这里陪源治,我们一会儿回来。”
说完,带着众人离开医院。
泷谷源治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悄咪咪扯了扯尹崎瞬的衣服:“呐呐,尹崎,他们去干什么?”尹崎瞬抓住他的手塞进被子里:“你不用管,现在先好好休息。”
“哦哦。”源治乖巧的点点头,又躺了回去。
被遗忘的鸣海:“……”
折腾到出院已经是傍晚,时生还没回来,尹崎瞬陪源治回凤仙,刚走到校门一个红色加白色的不明生物倒在源治面前。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不明生物就抓着源治的裤脚大喊:“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玩阴的求你放过我!”
“岩崎俊?”鸣海是反应最快的那个。
“你们来了?”时生揉揉手腕,拉住源治的手,“走了。”
“时生,这是你打的?”泷谷源治晕乎乎的就被牵着走了。“一起去玩吧。”时生没有回答,说,“本来就是想约你一起去玩的,反正现在你们已经放学了。”在场的乌鸦们跟在时生身后,路过岩崎俊的都踢了他一脚,血混着汗水滴在地上。
哦,你问鸣海啊?根本就不敢拦好不好……QwQ

关于打架这件事

我在肝如果源治转到凤仙4的时候突然想到的,cp是林田惠×泷谷源治,傻白甜,极其ooc,求轻喷〒_〒
1
我: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
芹泽多摩雄:啊?你说打架?嘛……啊!噗哈哈哈,好牌啊!等一会儿你们不要惊讶!
(喂你还回不回答了!)
2
我: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
辰川时生:打架吗……还不如去天台睡觉→_→
(时生真好看啊www)
3
我:(顶着对方的眼神坚强的开口)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
牧濑隆史:打架……打架挺好的啊……诶,小姐,小姐,别走啊(尔康手)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4
我:(一脸花痴)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二当家太帅了啊啊啊>o<)
尹绮瞬:打架啊(正欲回答不小心看到一个黑色带血的不明生物),源治!你又和谁打成这样了!
(二当家麻烦把你的妈妈属性收一下啊喂!)
5
我:(源治小哭包太可爱了啊啊啊)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
泷谷源治:打架?还行吧,我一定要打败林田惠!╰_╯
(放弃吧,你不可能反攻)
6
我:请问你对于打架有什么看法呢?(仰头超级累好想把他的腿砍一截下来)
林田惠:(根本不理我)源治,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源治:就是之前经常来铃兰找茬的那群人嘛……看不下去,太嚣张了!(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www)
林田慧:懂了。(转身离开)
我:?_?
这题还回不回答了?大佬你配合一下好不好?

算……求助吧?

求反万字的翼资源啊啊啊啊啊〒_〒
有片源但是没有字幕我是绝望的啊〒_〒

啊好尴尬……我把“惠”打成“慧”……
改到我都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眼睛好痛……

林田惠×泷谷源治

突如其来的脑洞,极其傻白甜,重度ooc,小学生文笔,求轻喷〒_〒
说不定有后续呢⊙ω⊙
正文如下

第一次遇见泷谷源治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三个二年级的人一本正经地对着那个黑衣服的少年说着林田惠有多么厉害,又在看见他之后落荒而逃。
那个少年但是转了过来,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眼睛因为直视太阳而微微眯起,林田慧第一次觉得原来男人也可以长的这么好看。
“你就是,林田惠?”沉默许久少年率先打破平静。
林田惠细细的打量着他,没有离开也没有回答,少年显得有些不耐烦,又问了一次:“你是林田惠吗?”
“是我。”啊好蠢的回答。
少年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衬着阳光熠熠生辉,一本正经的说:“我要打败你。”然后便没了下文,盯着林田惠仿佛是在看他的反应。
林田惠突然觉得心脏跳的有点快。
“你好可爱。”啊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少年的脸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以后还会来找你了!”
转身就跑了。
还没问他名字呢,可惜了。林田惠想。
后来从尹绮瞬那里得知,少年叫泷谷源治,正在以铃兰的顶点为目标而奋斗。
可是铃兰没有真正的顶点,林田惠有点想笑。
林田惠问过尹绮瞬,为什么他愿意跟一个新生,对方沉默了很久也没有给他一个答案,而是说“一种感觉。”,还特别警惕的问:“你对他那么感兴趣?”。
二当家觉醒了不得了的属性呢。
再后来泷谷源治就经常来挑战林田惠,虽然每次都是以自己被打趴下为结局不过等伤好了又会来找他。
真是执着啊,为了铃兰的顶点。
gps和芹泽军团大战那天,林田惠站在天台看着他们,看着源治和芹泽扭打在一起,看着源治把芹泽打趴下,然后自己也倒在尹绮瞬怀里。
如果抱着他的那个人是我就好了。
林田惠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泷谷源治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和自己第一次见面是转过来的瞬间,那时候真的被惊艳到了呢,连烦闷的太阳都变得可爱了。
是什么时候和泷谷源治成为朋友的呢?啊,想起来了。
那是在芹泽军团和gps大战后不久,也出了个大太阳,源治在回家之前又找到了他。这次林田惠没出手,而是把他压到地上。
“喂!林田惠!”源治动不了又推不动林田惠,郁闷的大喊,“你起来!”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林田惠都能闻到泷谷源治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源治。”叫什么源治我跟你不熟!泷谷源治发誓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动不了他绝对会跳起来打林田惠!
“要不要交个朋友?”说完以后林田惠不动了就这么盯着他。
“哈?”泷谷源治有点懵。
“你答应了我就起来。”
不要脸的样子成功吓到了暗中观察的芹泽多摩雄和时生。
“我答应了你就起来?”源治问。
林田惠默默点头。
“知道了知道了,我答应,行了吧?”
林田惠站起来:“说定了哦。”
“等等!”吃瓜群众时生看不下去了,源治这个傻白甜被拐跑了都不知道,从小养到大的白菜就这样被拱了放谁身上都不爽,“林田惠你什么意思?”
天知道为什么林田惠对源治这么感兴趣,三天两头跑过来打听他,每次源治打架时生总能在某个角落里看到林田惠。
妈的绝对是痴汉。
“没什么意思。”林田惠把源治拉起来,时生瞪他他也瞪回去。
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四个人之间蔓延开来。
泷谷源治拍拍身上的灰,小声说:“那个,我先回去了,再见!”然后就跑了。
反正源治都走了留在这里也没意思,林田惠转身想走,时生一把拉住他,说:“我警告你,不要对源治动手动脚的!”
林田惠不说话,走了。
时生气的想咬他。
林田惠就这么加入了gps,从那以后泷谷源治从满学校跑找林田惠变成了时不时朝身边的林田惠打一拳。
大概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林田惠喜欢泷谷源治,只有源治自己不知道。
向源治表白的那天,正好是铃兰和凤仙大战。
泷谷源治宣布gps解散时林田惠就觉得不对劲,一路跟着他来到了凤仙,源治走到了都没发现林田惠跟着,当鸣海大我惊讶的说“林田惠!?”时才发现他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你怎么来了?”泷谷源治有点惊讶。
“我不来难道你一个人可以赢吗?”
“你来了我就能赢了?”
“不知道,打了再说。”
然后就一起冲向凤仙的光头们。
等芹泽军团和gps来的时候,在场的人已经倒下了三分之二,芹泽有些惆怅:“是不是我们不来林田惠和源治也可以把这些人都打倒?”
感叹完了也加入战场。
在上天台的最后一截楼梯间,漆原凌对芹泽说了一番近乎表白的话,林田惠听到一半不想听了,拉着源治上了天台。
鸣海大我早已在那里等着。
打着打着突然冲出来一个人,穿着凤仙的校服,手里还拿着刀,傻逼兮兮的说什么“到达顶点的应该是我”。
愚蠢。林田惠轻轻松松就把他打倒了,鸣海大我怒吼:“你还没有明白吗?给我好好看着!”然后又和源治扭打在一起。
最后源治打倒了鸣海大我,自己也倒在林田惠怀里。
“借你肩膀靠一下。”
泷谷源治比林田惠矮,刚好够到他的肩膀。林田惠扶住源治,思考许久,开了口:“源治。”
“什么?”
“我喜欢你。”
惊呆了随后赶来的众人。
尹绮瞬和时生的妈妈属性彻底爆发差点冲上来揍林田惠,众人赶紧拦住。
“妈的老子就知道你绝对没安好心!”狂暴状态的时生很少见到呢。
源治现在脸已经红透了根本没注意到别人,刚刚打完就表白什么的,太犯规了!
“先,先回学校吧……”源治捂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跑下楼。
在场所有人都怒视林田惠,对方却淡然地说:“要来打一架吗?反正你们打不过。”
“……”
此时源治跑到楼下,有些纠结的坐到地上。
“说什么我喜欢你嘛……”
“但是……”
“等会儿答应他吧……”

感觉这辈子我都站的冷cp……
北极圈好冷啊……
我昨天又写了个林田惠×泷谷源治……
是不是没人站这对?╯﹏╰